移动版

天翔环境净资产告负 35亿债务逾期涉及多家银行

发布时间:2020-04-14 16:10    来源媒体:中国经济网

本报记者慈玉鹏张荣旺北京报道

区域环保龙头天翔环境(300362)(300362.SZ)光鲜不再。

4月9日,天翔环境发布2020年一季度业绩预告,表示将亏损1.81亿元到1.76亿元,系公司持续受到债务危机影响,资金周转困难,加上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新订单难以承接,复工员工返岗及物流受阻,老订单的执行及交付难以执行形成经营大幅度亏损。与之同时,天翔环境表示根据公司财务部门对2019年财务数据测算,公司2019年末净资产为负数。公司存在被终止上市的风险。

而在这背后,则是4月30日即将逾期的35.48亿元巨额债务,多家股份制银行、城商行等金融机构卷入其中。天翔环境将希望压在了重整上。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自2018年营业利润出现亏损时,天翔环境就提到积极推进重整。但截至目前,天翔环境相关人士告诉记者,还没有收到法院的重整受理的裁定书。

逾期旋涡

4月9日,天翔环境发布公告称,根据公司财务部门对2019年财务数据测算,公司2019年末净资产为负数。同时,导致公司2018年财务报告被审计会计师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情形尚未消除,故公司存在2019年末经审计净资产为负或2018年、2019年连续两年可能被会计师出具非标意见而触发暂停上市的风险。

上述公告表示,天翔环境正在积极推进进入司法重整程序,能否进入司法重整程序存在重大不确定性,若公司无法进入司法重整程序或进入司法重整程序后因重整失败被宣告破产则存在触发终止上市的风险。

记者用投资者身份与天翔环境方面取得联系,相关人士告诉记者,公司资金链已经断裂,目前公司的资产以及银行账户大多均已冻结,融资渠道也非常有限。

据天翔环境公告称,天翔环境基本丧失融资能力,出现了大量债务逾期,借款违约产生逾期利息、罚息、违约金、诉讼相关费用等造成财务费用大幅上升影响经营业绩。

值得注意的是,多家银行等金融机构卷入天翔环境逾期旋涡。天翔环境公告显示,截至2020年4月30日,公司及子公司金融机构借款累计将逾期约35.48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的净资产的2691.13%。

记者据其相关公告信息统计,截至4月末,共有25家金融机构卷入天翔环境债务旋涡,其中包括6家银行——厦门国际银行厦门分行、华夏银行成都分行、雅安市商业银行、长城华西银行成都分行、哈尔滨银行成都分行。另还波及10家租赁公司、3家信托公司等。其中,截至2020年4月30日,银行逾期债务将达到4.49亿元。

长城华西银行回复本报记者:“据了解,天翔环境相关业务问题有关单位正在有序处理,我们认为整个过程和最终结果都不会对我行造成任何实质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已有多家金融机构与天翔环境签订《债务抵偿协议》,雅安市商业银行就是其一。该行签订的协议内容显示,国民信托于2018年3月29日与天翔环境签订了【国民信托金润58号单一资金信托信托贷款合同】(以下简称“基础合同”),约定由国民信托向天翔环境提供借款人民币本金9500万元。依据基础合同约定,2019年3月30日,国民信托向天翔环境实际提供借款本金9500万元;2019年4月1日国民信托发出通知书,将《基础合同》及相关补充协议项下的全部权利、义务转让至雅安市商业银行。

截至2019年9月30日,经雅安市商业银行与天翔环境对账,天翔环境共欠其本金9500万元,利息672.50万元,违约金、罚息以及其他费用等702.29万元。为推进天翔环境司法重整进程,该银行同意,在人民法院裁定受理天翔环境司法重整之日将豁免或减免对天翔环境上述债权中的3274.79万元。

记者就天翔环境债务处理相关问题与雅安市商业银行方面取得联系,但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回复。

重整之路

天翔环境的危机实则早已暴露出来。2018年该公司营业利润首次变脸,亏损15.44亿元。记者注意到,天翔环境在当年年报中表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本公司控股股东通过控制的公司——成都亲华科技有限公司非经营性占用天翔环境资金24.31亿元,公司正努力推进控股股东非经营性占用资金的回收工作,与控股股东积极进行磋商,要求其制定切实可行的还款计划。

天翔环境相关人士告诉记者,公司控股股东占用资金中是否涉及银行资金并不知晓,记者就上述问题与天翔环境公司方面取得联系,并按照相关要求发送了提纲,但发送提纲后屡次显示没有投递成功。天翔环境公司方面表示通过其他邮箱沟通,但对方只是表示会让技术人员检查下邮箱相关问题。

实际上,当地政府曾对天翔环境进行过救助。据其公告,2018年8月1日,由四川省成都市人民政府组织成都市政府各主管部门及当地各金融机构协商对天翔环境债务的支持方案。对天翔环境授信额度最大的成都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表示,积极响应政府对公司的扶持方案,其他各行也都表达了支持意愿。成都市青白江区人民政府会后立即成立“脱困领导小组”,以推动天翔环境尽快脱困,促进公司实现健康可持续发展。

记者与成都农商行相关部门取得联系,表示就天翔环境债务处理问题进行采访,但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回复。成都市青白江区人民政府方面告诉记者:“该公司是我区重点企业,为区域经济发展做出过一定贡献,公司于2018年7月陷入债务危机以来,省、市、区高度重视,我区成立脱困领导小组,指导与帮助企业脱困,企业相关负责人积极面对,高度负责,积极推进司法重整程序,努力引入战略投资者,争取债权人豁免或减免债权,进展较顺利。目前,企业生产经营基本正常,员工团队稳定。根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涉及天翔环境债务、重整方案等事宜均以天翔环境公告为准。”

2018年12月26日,天翔环境债权人向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了重整申请,天翔环境公告表示正积极推进司法重整,将通过一揽子方案解决控股股东资金占用问题。但截至目前,据天翔环境相关人士表示,还未收到法院接收公司破产重整的裁定,公司正在与监管机构、债权人沟通。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