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天翔环境逾期债务24亿 实控人违规占款遭顶格处罚

发布时间:2019-05-21 07:40    来源媒体:金融界

大股东抽走巨额资金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上市仅5年的天翔环境(300362)(行情300362,诊股)陷入经营与资本的双重困境。

近日,在2018年归母净利润亏损达到17.44亿元,同比大降2770.05%之后,天翔环境收到深交所年报问询函。事实上,自2018年曝出债务危机以来,天翔环境资金面持续恶化。截至2019年6月30日,公司及子公司累计将逾期债务合计金额约24.40亿元,逾期债务总额将达到净资产的18倍。

此外,天翔环境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遭到证监会的立案调查。其中,截至2018年12月31日,天翔环境控股股东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天翔环境资金24.31亿元。另根据披露,天翔环境未履行审批程序及信息披露义务的对外担保发生额为3.68亿元。

因天翔环境未按照规定及时披露上述事项,公司及五名董事被证监会处罚,其中公司和实控人邓亲华被顶格处罚。

公司为何在短短数年内就陷入困境?针对业绩表现以及企业发展等相关问题,长江商报记者多次致电致函天翔环境董秘办,相关负责人表示将尽快查收采访函件,截至记者发稿前未获相关回应。

净利润同比下降2770.05%

天翔环境2014年1月在深交所上市,当前主营业务为国内、外的环保项目投资、建设、运营、环境综合治理、高端环保装备的研发与制造、环保技术与工艺研发等多个领域。

日前,天翔环境发布2018年年报,报告期实现营业收入3.51亿元,同比下降62.6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7.44亿元,同比下降2770.05%。

对于业绩滑坡,天翔环境解释称:2018年下半年,由于公司资金链断裂,公司陷入债务困境,到期债务不能偿还,面临大量诉讼,公司主要资产、账户被查封冻结,正常生产经营受到重大影响,公司失去投标资格无法获得新项目订单。

同时,天翔环境发布2019年一季报,报告期实现营业收入6793.93万元,同比下降63.8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45亿元,同比下降3100.96%。

对于2018年年报,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无法发表意见”的审计报告。同时,天翔环境收到深交所年报问询函。

据了解,天翔环境原名“天保重装”,更名之前,主营分离机械系列设备和水轮发电机组设备。由于看好环保行业,天保重装通过收购迅速获取环保技术,转型为一家从事污水、污泥处理处置以及环境工程治理的环保公司。

自2014年上市以来,天翔环境开启了“买买买”模式。据不完全统计,2014年天翔环境收购德国CNP45%股权;2015年,天翔环境以6240万美金收购美国圣骑士(Centrisys)80%的股权;2016年7月,天翔环境发布定增预案,宣布以17亿元收购中德天翔100%股权并募集配套资金4.2亿元,收购完成后将间接持有德国AS公司100%股权;2016年10月,由天翔环境发起的产业并购基金获得了欧绿保下属的资源再生及固废综合管理服务两大业务板块60%股权,交易总金额约5亿欧元。

天翔环境的一系列海外并购曾在环境产业引起不小的震动。连续3年多的海外并购合计斥资近80亿元,也为债务危机的爆发埋下了隐患。

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7年,天翔环境分别实现营业收入3.99亿元、4.94亿元、10.74亿元、9.40亿元,同比增长率分别为12.20%、23.66%、117.47%、-12.4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3327.13万元、4739.9万元、1.27亿元、6532.59万元,同比增长率分别为3.47%、42.46%、167.08%、-48.40%。在2016年大幅增长之后,天翔环境的业绩从2017年开始显露出颓势,2018年则延续了这一颓势。

控股股东违规占款24亿

除了一路并购留下危机,和很多上市公司一样,天翔环境还面临着控股股东占款问题。

公开资料显示,天翔环境董事长邓亲华持有公司30.43%股权,为实际控制人,总经理邓翔与邓亲华为父子关系,为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天翔环境32.26%股份。

早在1月份,证监会就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而对天翔环境立案调查,5月13日公告的结果显示,2018年1月1日至7月17日,天翔环境为实际控制人提供资金累计27.36亿元。同期公司收到还款累计6.46亿元,截止2018年7月17日,实际控制人非经营性占用天翔环境资金余额为20.90亿元。因天翔环境未按照规定及时披露上述事项,公司及五名董事被证监会处罚,其中公司和实控人邓亲华被顶格处罚。

同时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控股股东及其附属企业非经营性资金占用余额仍有24.31亿元。此外根据公告披露,天翔环境未履行审批程序及信息披露义务的对外担保发生额为3.68亿元。

由于大股东违规占用大量资金,天翔环境资金链断裂,主营业务基本停滞。5月6日,天翔环境发布公告称,公司因资金状况紧张,致使部分债务逾期。截至2019年6月30日,公司及子公司累计将逾期债务合计金额约24.20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的净资产的1850.78%。

债务爆雷后,天翔环境多次公告,希望通过重组来实现资产注入,化解债务风险,恢复日常经营。然而,近日一封《解除协议告知书》摧毁了天翔环境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根据天翔环境公告,收到AS公司重组标的公司部分股东出具的《关于解除<;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协议>;的告知函》(以下简称“《告知函》”)。《告知函》中提到,中德天翔五位股东认为,目前交易双方履行《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协议》的基础已经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协议》的合同目的已经无法实现,且如果继续履行会对中德天翔五位股东造成巨大的利益损害,显失公平,因此中德天翔五位股东特此通知天翔环境解除《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协议》。

另外,天翔环保寄希望于欧绿保注资翻盘的希望也变得渺茫,因标的公司与控股股东附属公司等之间的纠纷,存在重组事项被终止的风险。

截至5月20日收盘,天翔环境报3.44元/股,总市值为15.03亿元,远低于目前逾期债务总额。

债务爆雷后,天翔环境多次公告,希望通过重组来实现资产注入,化解债务风险,恢复日常经营。然而,近日一封《解除协议告知书》摧毁了天翔环境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